“微商教母”张庭全国招女代理调查还没说清楚呢

admin 发布于 2024-04-11 阅读(14)

  据蓝鲸财经3月22日报道,曾被纳入调查,且已进入法院财产查封程序的“微商教母”张庭卷土重来。她近日在成都举办庭美丽国际商学院计划,招收代理工作也从地下全面公开,开店、卖货、巡演等模式一如从前。人们惊叹快要被疑似案压垮的张庭夫妇,在一夜之间神奇地满血复活。

  从南方周末的报道看,张庭夫妇之所以能全身而退,是因为湖北省保康县于2021年5月25日对TST庭秘密做了调查,并于同年9月对其罚款。这使得2021年6月才立案的石家庄裕华区市监局陷入被动。

  这是什么意思呢?按照我国行政处罚法规定,要遵循“在先管辖”和“一事不二罚”的原则,在此情况下张庭夫妇涉及的案才得以撤销。

  对于石家庄裕华区相关部门来说,这是一个颇显难堪的结局。2021年12月底,当地市监部门告诉媒体记者,张庭夫妇涉及的组织从2013年开始,辖区内涉案人员多,目前此案已进入财务审计阶段,让公众静待调查结果。此举赢得一众叫好,当时《人民日报》也盛赞石家庄有关部门,说是“剜掉网络的毒瘤”。

  现在看来,相关部门还是过于乐观了,没想到如此轰轰烈烈、似乎接近完胜的案子,竟然因程序违法而溃败了。裕华区市监局不知道事先是否知道保康县的调查,但公众不知道,完全按照“王国的覆灭”来看待张庭夫妇的戏码,最后发现人家从雷霆重击中毫发无损地站了起来。

  可以想见,经历过如此重大的、接近被清除的遭遇,张庭夫妇在部分追随者心中的地位会更加牢固。也就是说,若张庭他们换个名头再来借微商之名行之实,会产生更强烈的说服力。从这个角度看,石家庄裕华区有关部门的立案调查结果,反过来起到了“添砖加瓦”的作用,这是极其讽刺的一幕。

  但人们还是不禁要问,在查办张庭夫妇涉一案中,保康县到底承担了什么角色?湖北与河北两地在调查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此外,有没有外力干预本案调查?毕竟张庭夫妇所谓的微商王国卷进了上千万人,且是上海青浦区年纳税10多亿的大户。

  据此前媒体报道,不少资深反人士认为,张庭夫妇名下的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,依托价格虚高的产品系列,采取团队计酬模式,即表面上是通过微商模式,把产品直接卖给消费者,实际上是靠“拉人头”的数量和业绩,来给予报酬和奖励,跟无异。

  一些宝妈向媒体讲述,她们经人介绍做“TST庭秘密”的代理,要想赚大钱,就得自己创办公司当董事长,发展100个人“开卡”,但光凑够人数还不够,还得拼业绩——每个月至少10万元,连续达标3个月,才能成立公司。她们一边借钱囤货,一边疯狂拉下线。而“TST庭秘密”产品性价比并不高,很难卖出去,几年下来,别说赚钱,还亏了不少钱。

  现在张庭夫妇改头换面重新上市,如果所做的还是过去的老一套,主要所赚的还是分层的人头费,那它涉及的性质还是没变。那么,保康县的调查也好,“一事不二罚”的行政原则也罢,能管多久?难道说,保康县的处罚就能一直让张庭夫妇从此免于调查?

  如果人们必须接受,石家庄对张庭夫妇的调查仅仅因为保康县的处罚在前,就全部删除,一切归零,那么张庭夫妇现在起开始的所谓商学院计划,又该如何定性?她是如此地高调,如此地沉湎于往日牟利的路径依赖,难道就只能听之任之了?

  如果真是这样,其他人若想加入张庭复活后的“庭美丽”,最好先看看有多少轻信一夜暴富投入“庭秘密”、再被剥削到倾家荡产的可怜人,以及,在张庭夫妇96套房产及其数以亿计的财富底下,埋葬着多少分销商财务暴雷而留下的血泪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标签:  微商代理 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